身边的铁建人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徐伟 杨静  时间:2019-09-10 【字体:

彭科军对车辆进行点检

老彭,是十九局矿业公司塔尔二区露天煤矿项目的设备副部长。在我认识的人当中,唯独他与众不同,言语不多却又语出惊人,低调实干却总光芒刺眼,一个70后的老职工,却总是和年轻人扎堆在一起。就是这样一个貌不惊人的老同志,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,只要提及铁建人,第一个想起的便是他。

老彭叫彭科军,第一次见到他,是在2016年的塔尔项目,我们先后进入项目工作,我比他早到3个多月,等他到的时候,只有我的房间还有一个空床,我们就这样相识,而后一起工作生活。老彭年长于我,我总是称他“老彭”,而他总是开玩笑的说不要叫 “老彭”,要叫 “小彭”,这样才显得年轻。在他心中,始终保持着20多岁的年轻心态,就这样在玩笑中我们渐渐熟络起来,而不久之后的一件事,让我真正的认识老彭。

塔尔沙漠常年高温,强烈的阳光让人们不得不穿长衫长裤避免晒伤。老彭主要负责挖掘机维修保养的管理和协调工作,在这样的恶劣的环境中每天都要在室外连续工作6、7个小时。当然项目上的其他人也都是同样的工作环境,自然没有什么好抱怨的。而有一天我却发现他走路时一瘸一拐的,便问他如何,他满不在乎的说没什么大事,就是脚下起了个水泡,我还嘲笑他四十岁的人长了十四岁的脚,怎么那么嫩呢。可下班后回到宿舍,才发现他在用针偷偷的挑破脚底的水泡,天啊,那哪是简单的水泡,7、8个白色的水泡殷着红色的血丝连在一起,这分明是烫伤。可老彭没有多说,我也不好细问,但是他的工作不会接触电焊、明火,怎么会受伤呢?正好第二天要拍摄挖掘机作业的视频,我决定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第二天我忙完手头的工作已是10点多,刚好有空闲时间去录制视频,便扛着相机来到老彭正在检查的那台挖掘机处。我赶到时,老彭刚好叫停挖掘机,要爬上去检查,我便跟了上去。老彭见我也要上来,连忙制止说:“千万别上来,这上面太热受不了。”“我就录几十秒的视频,你天天在上面都受到了,我有什么受不了。”说罢我便跟了上去,这一上不要紧,闷热的气浪熏得我差点背过气,检修平台被阳光和发动机的热气熏烫的怕是有80℃,隔着厚重的劳保鞋都感觉异常的烫脚。此刻我终于明白老彭的脚底板是如何烫伤的了。

回到宿舍,我便说他,脚都搞成这个样子,换一双透气一点的鞋不就好了,搞成这个样子难受的是自己。可他却告诉我,他是个管理者,如果他都带头不穿劳保鞋,那些工人怎么想,是不是也不穿了,那安全规定不就成了儿戏,真出了事怎么办,谁能负责?一番话让我的敬仰之心油然而生。可随后我又感觉哪里不对,便跟他闲聊起来“这么热的温度,你自己忍着倒是没关系,那些保养工也能忍?”老彭告诉我,每次停机都是他先去做检查,保养的时候会等发动机温度降下来之后再进行作业,我又问他为什么不等温度降下来再去检查呢,他只是笑一笑说:“时间不等人”。这一刻,让我看到了一名铁建工人的作风。

还有一次印象深刻的事情,那是在入秋的一个深夜,睡梦中的我被老彭摇醒,原来是工地上一台挖掘机的液压油管爆裂,需要更换油管,老彭没有驾照,大半夜的又不好意思打搅别人,只好叫我开车载他去工地。带着起床气的我大为不满的抱怨老彭:“你就是负责协调维修工作的,又不是维修工,他们不修是他们的事,你管那么多干嘛。”老彭不好意思的说:“人家修理工也是人嘛,白天干了一整天的活,也要体谅一下,而且这又不是什么大毛病,拧两颗螺丝就修好了,没必要折腾他们一趟。”看着老彭认真的脸,我也不好拒绝,便载着他一同来到工地。到了工地一看,好家伙,这哪是两颗螺丝的事,手臂粗的液压油管又重又硬,固定油管的大螺帽一只手都抓不下,这活没有膀子力气都没法干。看着老彭费力的松着螺帽,我实在忍不下去,上前给他搭手,他还不好意思的说这活太脏,不让我帮忙。我不带好气的告诉他别废话了,快点干,干完回去睡觉。两人就这么在皮卡车的灯光下换起了油管。折腾了半个多小时,总算是弄好了,看着对方满脸的油渍,不禁开怀的笑了起来。

就这样,不知道何时起,我被老彭潜移默化的影响起来,不去计较过多的得失,只在意工作的结果。身边的同事、朋友都说我变了,不会总耍嘴皮子了,谁有困难都上去搭把手。我知道不是我变了,而是我成长了,成为了一名真正的铁建人。而带着我成长的,就是那个其貌不扬,老实本分的老彭。